badubadu

badu=八度

杂食好养活,混乱邪恶/中立
是个北极圈常驻民
请ky离我远一点
没了【。】

重逢,永别(第一人称,基德视角)

食用须知:角色ooc……严重吧=_=

不是很擅长第一人称角度叙事,请多担待,多点评

1.
        当我踏进公寓楼时,楼道里的声控灯便因为我这不速之客的打扰而机警地亮了起来。照理来说我本来应该不会感受到有丝毫刺眼的感觉。
        我这时候倒是希望能觉得刺眼,就像往常一样,被灯照到时龇着牙闭紧双眼然后极其自然地骂一句“去他妈的”。
        当然,如果特拉法尔加在我旁边的话,他一定会勾起他那看起来还真该死的好看的唇线,然后嘲笑似的“哼”一声。
        操,他那他妈的就是赤裸裸的嘲笑。
        我百分百的相信他一定很乐意再加上一句嘲讽的话。
        但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我现在就站在106号房前,里面是我和特拉法尔加同居3年,说不上大也谈不上小的出租屋。说真的,邦尼那女人所说的“爱巢”这种说法实在是恶心的跟咖喱乌冬面一样,每次老子一听就忍不住打寒战。
        我犹豫着伸出去敲门的那只手都不知道来来回回收起来多少次了。
        妈的,磨磨唧唧地简直跟个娘们儿一样。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回来见他,就不能回头。
        尤斯塔斯做事一向善始善终!

    “吱嘎——”
        哈,真走运,门自己开了。不得不说心里还真有那么点小庆幸。
        这下子,我的注意力就不是门了。
        最先出现的是一头有些凌乱卷翘的黑发,然后是一张疲惫的脸——虽然他向来如此,总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眉毛并没有舒展开来,眼皮半耷拉着,从我这个角度能很清楚地看到他不算长的眼睫毛,眼睛下面的黑眼圈比起之前又加深了几分,就像是铅笔在一张牛皮纸纸上不停地描出来的成果一样——好吧我承认这个比喻很烂;接着是挺拔的鼻梁,抿起来的嘴唇和本应该修的整齐的胡子——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只要是不瞎的人都看得出近些天他没有在这方面下功夫。
        真是张忧愁的脸。
        估计只要是看见这张脸的人都会发出这番言论。
        去他的,老子爱死这张脸了。
        可惜他本人并没有那么热情,没有拥抱,没有亲吻,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不,比那还要糟糕,这个混蛋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特拉法尔加径直走向楼梯口,把他瘦削的背影留给我,他的右手拎着一袋垃圾。
        是去倒垃圾啊。
        这可不能成为无视我的理由。虽然我对这件事的根本原因心知肚明。
        不过……老天,谁愿意在这时候谈那些不痛快的破事儿?哪个混蛋乐意说就说吧,老子现在只想好好看看他,仅此而已。
        但是现在不能着急,还不到着急的时候,虽然我很想他,虽然我们只是分别了不到一个月,即便如此我还是想他,发疯发狂似的想他,想他的脸,想他的声音,他说话的口气,他的眼神……
        这时候追上去没有意义,尤斯塔斯,没有意义。
        我这么告诉自己,试图让自己的情绪得以平复。
       分开的这段时间,我倒是练就了不少耐性。虽然这一点并不怎么值得让人开心到忘掉所有该死的不愉快。
        他没有关门。这倒是新鲜,要知道他平常可是个很注重安全问题的人,就算出门时间不到10秒他都会关门的,原来的他……
        等等,不对。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特拉法尔加是因为我才变得这样心绪不宁连最基本的习惯都遗忘了的。
        该死的……
        我抬起手捂住眼睛,头开始止不住地发痛,我顺势靠在身后的墙上,心乱如麻。

tbc.

大概是梁静茹给我的勇气写出来的吧=_=

评论(5)

热度(11)